返回首页
当前位置: > 口吃资料 >

惦念幼年挚友“口吃周大姐”

时间:2017-05-04 17:53来源:夏日的博客 作者:夏日 点击:

  惦念幼年挚友“口吃周大姐”,大姐大姐,这个称呼好热乎好亲切,因为我是家中老大,没有哥哥姐姐,似乎觉得少了一份疼爱,看到别人有哥哥姐姐贴心照顾,心里就特别羡慕,有时还嫉妒上呢。

 

  沙街大屋子的后面二楼上,住着周婆一家,好奇怪,怎么没有周公呢?小时候不懂家庭成员之事也不会去关心太多,只见周婆带着大姐和她弟弟生活在一起,就是一家了。周婆的厨房和阿婆的厨房连在一起,所以可以经常听到两个妇女一边做饭一边聊天,看见周家大姐在厨房里忙这忙那碌碌转,心里喜欢,人多好热闹的。

 

  周大姐长得蛮结实的,咋看起来不像个女孩,加上家中无父,较多应该是男人做的活计都需要女人去做,周婆身体不好,大姐自然就成了家中“顶梁柱”了。那时她还小,但没办法,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啊!

 

 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,周大姐患上口吃的毛病,每说一句话都要等上半天才出口,出口也是结结巴巴的,惹得大家心里直痒,“你快点讲,你快点讲嘛!”,谁知越催她越急,越急越结巴,久而久之我们习惯了,也就不催了,等她慢慢说。周大姐深感内疚,知道自己的疾患造成了沟通障碍,于是就改变了沟通的办法——多做事情,用实际行动代替她的心声,所以大姐总是行多于言。

(责任编辑:中国口吃信息网运营中心)

推荐内容